中年人的崩潰,都無聲無息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6/10 檢舉

 

 

老闆眼裡拼命熬夜加班的「耐操」青年開始在水杯裡泡上紅棗和枸杞。

一心想要帶領家人環游世界的美好願望變成假都不敢請。

還沒有存款卻已經背負了怎麼也還不清的房貸。

還沒有結婚卻已經開始為孩子的奶粉錢精打細算。

人到中年不如狗,上有老人,下有小孩,中間夾著每個月必須還清的房貸車貸。

生活的重擊來自四面八方,每一個中年人都很難平衡好這一切。

 

父母的雙鬢微白已經預示著終於從養兒過渡到了防老的階段。

下班回家把車停在樓下,獨自抽完一根煙,然後搓一搓臉,換一個開心的表情去面對自己的伴侶和孩子。

你也曾是少年,夢想仗劍天涯,出門便是江湖。

 

只是後來才發現,耗費半生,也只是為了明白自己是泱泱大眾裡的一個普通人。

未出門,劍已折。

接到朋友的電話是在晚上11點,只是喂了一聲,朋友已經泣不成聲。

他來到上海已經三年,摸爬滾打,苦苦掙扎。

沒有努力過的人很難理解在已經固化的社會階層裡,每往上爬一步需要付出怎樣的艱辛。

因為工作忙碌,朋友很少回家,每年都裹挾在春運的浪潮裡去而複回。哪怕爸爸生病住院,也只是在微信視頻裡囑咐一定要去醫院檢查。

直到昨天,爸爸打來電話,爺爺住院,醫院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他才猛然意識到,再不回去,就來不及了。

他從小被爺爺和奶奶帶大,身在農村,爬天跪地,上牆揭瓦,農活卻一天都沒幹過。每次想要主動幫忙,爺爺總會說,他的手是抓筆桿子的,哪兒能抓麥杆子。

沒有收拾行李,只是背了一個雙肩包,直接買了機票,搭乘了最早的航班。

剛到家,看到爺爺已經瘦的皮包骨,如遭雷擊。

年後剛回上海的時候,明明還很健壯的一個老頭,怎麼在短短時間裡變成這樣。

全身上下就像在骨頭上包了一層樹皮,粗糙而堅硬。

他跪在爺爺的床前,爺爺已經看不清人,但還是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三個小時後,爺爺就走了。村子裡的老人說,你爺爺這是 忍著痛,不捨得走,就為了見你一面。他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想哭出聲音,卻發現喉嚨被什麼東西堵的死死的,只能嗚咽。

他後悔沒有常回家看看,更後悔沒有帶爺爺每年做兩次體檢。農村人活的糙,小病抗,大病抗,實在扛不住,進了醫院,再出來,就距離離世不遠了。

他後悔沒有陪在爺爺身邊,但是作為家裡的頂樑柱,他又不得不竭盡全力的去工作。

 

中年人難,做一個合格的中年人更難,古人說,忠孝難兩全,放在現在,卻是家庭和事業難兩全。

人到中年不如狗,更像一頭牛,卯足了勁兒,拉著重車往前走,苦苦支撐,眼淚出來再憋回去,感覺累了再逼自己一把。

而那些撐不住的人,最終選擇了向死亡妥協。中年脫髮危機的玩笑背後,可能是一個中年程式師因為被辭退後的縱身一躍,一了百了。

 

沒有人生來堅強,只是把眼淚吞進肚子裡,然後擦擦眼睛,再負重前行。

下午4點,一個外賣小哥坐在馬路牙子上放聲大哭,讓人心疼。起因是送餐超時,顧客點了差評。

一個七尺男兒,哭的連話都說不清楚。

他是老婆眼裡永遠折不斷的頂樑柱,他是孩子眼裡萬能的超人,他是父母眼中勤勞孝順的兒子,他是同事眼裡永遠面帶笑容,打不死的蟑螂。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