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因,多得果;種善因,得善果。

傻頭傻腦 2019/06/19 檢舉



半生花開,半世花落。得意時光陰總是倏然而過,還沒有好好享受,美好就消逝得了無影蹤;失意時則覺得流年緩慢,秋風與春花的距離是那麼遙遠。


在雲南建水縣城西一個名號為「月印」的禪寺裡,我拜訪了一位持戒嚴謹的真如比丘尼。不經意的對話及當晚的夢境,使我對「因果」二字有了一些感悟。

  



一進山門,我對「月印」二字就生起了喜悅和聯想。  「雲破月來花弄影」等涉及月的詩句連同「月印」名號來於何語,源於何經,又寓於何意等問題一時在心中此起彼伏。  「月明當空,物影於地,雲遮月隱,萬物莫辯」的景像也閃爍於腦際。這景像是否就是「月印」之意?是否就是禪?若果真是禪,那禪機何在?它印於何理,又證於何事?趁法師把壺沏茶,我問:  「法師,  ‘月印’名號有什麼佛理?」

  

  法師雙手奉茶,口稱「阿彌陀佛!」說:「請施主用茶,貧尼對月印名號不曾牽掛,因此不能究竟。」

  

  我接過紫砂茶盅輕輕地啜了一口,茶水從舌尖經舌根往下嚥,香味雖致,刹時一縷暖氣從丹田升起,瞬間周流全身,頓覺異常舒坦,旋即贊道:  「法師,這茶好香!好香啊!」

  

  法師頷首微笑:  「阿彌陀佛!是施主的心情特別的好,真是人心物性,心性相印呀!」

  

  法師在說這話時, 「心」和「性」說的很特別,不!是我感受的很特別。  「月印」、「心性」這四個字,當時就交替在我眼前出現,在我胸中旋轉。莫非「月印」就是「心性」,「心性」就是「月印」?

  

  案上茶香撲鼻,使人心曠神怡,無意中又轉了個話題:  「法師,這寺為何這般模樣?您到處修寺建廟,也該落個好點的寺廟清修了,為何要人住這等破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