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宣告只剩6個月生命,她卻多活了30年!看她如何戰勝癌症!

高倩 2019/06/05 檢舉

很多時候,我們生病不是因為細胞生病,而是細胞受了委屈,我們沒有好好的照顧他們,所以細胞採取一定方式讓你關注她,所以為了避免細胞委屈,我們應該改善細胞所處的環境,盡量善待自己的細胞,努力不讓它們受委屈。

李豐,抗癌30載。

她是細胞病理權威、台大醫院主治醫師、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病理科副教授。

她歷經癌病的折騰和人世的炎涼,曾因患癌失去工作,想過自殺,而又重新站起來,超越困難。在此期間,她仍能身兼台大醫師和醫學院副教授之責。

她曾說:「與淋巴癌和平共處,是我此生最大的挑戰,但是我很感恩它,讓我學到很多難得的經驗。更重要的是讓我知道,健康必須靠自己。」

 

 

自殺念起  | 跌入谷底的人生

三十年前,當我還在加拿大的多倫多研究所進修時,被發現患了癌症。

確認癌症的第二天,工作機構的老闆就來看我。

他說在社會上做事,好比一個大機器中的小螺絲釘,只要中間有一個小螺絲釘停止工作,都會影響整個機器的工作效率。

所以,他很直接地說:「你顯然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工作,很抱歉,請你馬上辭職。」  

當我的男朋友也明顯地疏遠我時,我瞭解到,自己竟完全被孤立起來。

我不但失去工作,已被社會遺棄,也被愛自己的人遺棄,而且,還被自己的健康所遺棄,我的生存價值幾乎完全被否定掉。

 

 

因此,我的情緒降到最低點,我甚至想到自殺。

癌症經過手術,很多個療程的放射性治療,因為療效不佳,經過一年多,仍然時好時壞地原地打轉,癌並沒有完全消失。

最後只剩下化學治療一個辦法。當時的化療,以目前的眼光看起來相當粗糙。

治療一段時間後,血小板變得很少,不小心一碰,到處都會瘀青,如果內部大量出血,就可能致命。

與主治醫師商量,是否可以暫時停止治療,主冶醫師竟然不同意。

在這種「吃藥會出血致死,不吃藥又會病死」的情形下,做病人的我的確非常為難。

考慮再三,決定作個反叛的病人,自己把化學治療停掉。現回想起來是當年的反叛救了自己。

涅槃重生  | 丟掉藥罐子調養身心 

直到回到國內,回到熟悉的環境,不但重新獲得舊日友情的溫暖,而且還很幸運地恢復了工作。

這些轉變,使我的情緒漸漸由消極轉變為積極,癌雖然還在,我卻漸漸學到如何與它和平相處,它並沒有再發。

可由於身體很孱弱,治療後的副作用層出不窮,不斷住院又出院,我也變成肚量很大的藥罐子。  

一直到十多年前,因高燒兩個星期不退而住進台大醫院,經過諸多檢查及會診,醫師宣佈我第三度得到肺結核。

當時我當然很沮喪,可是也只好乖乖認命,照醫師的處方服藥。服藥第三天抽血檢查,竟發現還因服抗結核藥物而罹患了中毒性肝炎。

於是我很自然地又反叛醫命,停止服藥。每天不是睡覺,就是靜坐。經過一個月,再照胸部放射線檢查,發現醫師說的肺結核竟然不見了。  

這個發現讓我瞭解,一個月前的肺結核應該是誤診,因為肺結核是不可能不吃藥而在一個月內痊癒的。

這個發現,讓我不斷深思,平白吃這麼多葯,卻惹來一身副作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