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爭的事實:分鏡的優劣,才是決定作畫好壞上限的根本因素

锅包肉 2019/07/24 檢舉

很多人喜歡看手繪動畫,喜歡研究作畫,作畫廚喜歡吹爆各位神級畫師,但是卻往往容易忽視了,其實影響作畫上限的,並不是畫師的個人實力,而是分鏡的繪製水準。

其實在這之前,筆者也曾經想當然的認為,畫師的實力和水準,才是最終影響作畫好壞的最大因素,但是在和在職中的原畫師的溝通中,才慢慢開始理解,分鏡的好壞,才是影響作畫上限的根本因素。經過筆者縝密的思考後和討論,才和大家分享這個結論。

畫師的實力固然重要,但是一個好的分鏡,才是決定作畫好壞前因。

好的前期,才能決定流暢的中期製作

從理論上來說,日本手繪動畫的製作,前期投入重過中期和後期,優秀的企劃,優秀的劇本,註定了好的故事展開;有了明確的目標,才有了作畫的思路。所以一個優秀的分鏡,是確保了中期製作的原畫步驟,可以順利的展開的必備條件。這也是為什麼,動畫片的製作步驟,是分鏡設計稿第一原畫第二原畫動畫的步驟展開。重要的先後順序,也是一致的。

分鏡的優劣,直接決定了作畫的表現力上限

從理論到實際,從具體的例子說說,分鏡的優劣,是如何決定作畫的上限的。

這也是一個很好解釋的例子,打個比方,對動畫一竅不通的菜鳥,和業界最強的畫師合作,做同一個故事的分鏡,畫出來的動畫的作畫,和宮崎駿這樣的業界泰斗做導演畫分鏡,和同一位畫師合作,做出來的動畫的作畫,你覺得哪個更強?答案顯而易見。

也就是說,如果畫師的實力這個因素被固定,那麼作畫的好壞的瓶頸在導演的分鏡,而不是畫師本身,反過來就不行,如果把導演的因素被固定住,畫師的實力決定的是作畫的下限,而不是上限。

你或許會覺得這個例子太過極端,很扯,那筆者就舉個更貼切的例子,之前在微頭條上也發過的例子:

圖一是新海誠的《你的名字。》,圖二是京都動畫的電視動畫《吹響!上低音號》的一個片段,先來做一下介紹。很多人說第二張雖然表現力很強,但是沒有第一張真實。但是其實,兩部作品,都是寫實風格的作品,而且硬要說,《你的名字。》的世界觀,還不如《吹響!上低音號》寫實,有幻想架空的部分,《吹響!上低音號》的故事幾乎完全沒有架空的部分。不是風格的不同,純粹是分鏡的表現力不同。

而作畫廚知道,《你的名字。》這一段三葉的奔跑,是著名的畫師沖浦啟之繪製,在《攻殼機動隊》中,沖浦啟之的驚人畫力,驚豔了許多人;但是這一段中,作畫卻顯得很樸實,表現力完全比不上《吹響!上低音號》。

而《吹響!上低音號》的這一段,演出是木上益治,原畫也是木上益治本人繪製,兩人都是畫力強大的原畫師,但為什麼表現力差異這麼大?有人說,這和故事的劇情安排也有關係,三葉的作畫[高·潮],是之後跌倒後,張開手心中瀧的名字的片段,而不是奔跑本身,這麼說,不無道理,但也不完全對,因為《吹響!上低音號》的這久美子的感情吐露的一長段演出,包括跑步,包括之後對著河大喊「想變得更好」,還有腦中回想起自己初中演奏過的樂曲,一長串的演出,都是「[高·潮]」,奔跑,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這不是《你的名字。》就可以突出手心張開而不做好奔跑的理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new.qq.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